数小时后。

从庄家回来,向彤呵欠连连。

紧跟着她的某位爷,边走边唠叨:“说你困了,让你早点回来,你又要多待会儿。回来的路上,让你靠着我身上睡一会儿,你又说不困,瞧瞧你,现在困得走路都要睡着了。”

向彤失笑地道:“在庄家的时候,我是真的不困,在车上的时候,我想着事情,也不觉得困,现在倒是真的困了。”

初初怀孕时,是很容易犯困的。

上辈子的时候,她就是那样。

一开始,她还狐疑呢,觉得自己是睡神上身,怎么老是想睡呢。

直到老朋友久久不至,她才往怀孕上想去,买了早孕试纸一验,两条红线非常明显。

当时她欢喜地拍下了相片,把相片发给唐千浩,告诉他,两条红线,她怀孕了。

唐千浩倒是回应得很快,马上就打电话给她,在电话里,他的语气及态度都是很欢喜的样子。

让她错误地以为,他是欣喜若狂。

却不知道她跌进了万丈深渊。

这辈子,怀孕了,她的丈夫是真的欣喜若狂。

肚里的孩子也是个被祝福的孩子。

是被家里人期盼着的。

等到孩子出生后,肯定是家里人的心肝宝贝,不会再像上辈子那样,除了她就没有人真正地喜欢宝宝。

上辈子,唐家人对宝宝是漠视的。

他们甚至连抱都不会抱一下宝宝。

她以为他们是重男轻女,怪她没有生个儿子。

到死,才明白,唐家人是知道宝宝不是唐千浩的种,才会那样漠视宝宝的存在。

两脚忽然腾空。

向彤忙搂抱住战驰的脖子,娇嗔着:“你的脚刚好转,走路时间太长了还会痛呢,不要老是动不动就抱我,我可不轻。”

战驰抱着她走到楼梯口,一步步地拾级而上。

“我已经恢复得很好,你不轻但也不重,我能抱得动你。”

战驰把她抱上了楼,抱进他的房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