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兰说要买些婴儿的衣服和日用品。

陆子池真找了空闲的时间,陪她们一起出门。

见识过张兰的购物能力,这次无论她怎么问,林晚都不轻易发表意见了。

陆子池虽然陪着去,但也不是那种话很多的人。

发展到了最后,就变成了张兰的购物之旅。

她走在前面,身后跟着两位导购,陆子池和林晚手牵手,不远不近地跟着。

张兰有时候会回头问他们意见,但更多时候似乎已经放弃了,按照自己的喜好买一堆。

还好有陆子池陪着,林晚注意力被分散,眼不见心不烦。

“呵,大中午的怎么能这么晦气!”

陆家三人不太协调但开心地逛到一半,忽然有个尖锐的声音传入耳朵。

陆子池微微皱眉,朝出声音的方向看去。

王雅娴和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子手挽着手,正站在商店门口不远处,朝他们翻白眼。

陌生女子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“看到了这辈子都不想见的人,你肯定也不想见!”

她凑到年轻女子耳边。

不知道说了什么,年轻女子的目光在林晚和陆子池之间来回游弋,露出个轻蔑的表情。

“奸夫淫妇!”

她们阴阳怪气得十分明显,但一直没有点名道姓。

陆子池淡定地扫了两人一眼。

陌生女子像是被只猛兽紧紧盯住,脊背一凉,后面的话就没敢再说出口。

王雅娴则完全没有心理负担,挑衅般对上陆子池的视线,和他对视。

继续嗤笑道,“分手了就把前女友赶出国,但是朋友插足别人感情却处处包庇,不是奸夫淫妇是什么!”

店里虽然占地面积大但没有放广播,周围的人说话声又比较低,林晚其实早就听到了两人的对话。

她也跟陆子池差不多的想法,不理她,就当她是在放屁!

可惜王雅娴把他俩的沉默当做是不敢反驳,得意洋洋地跟同伴说道。

“但凡有点良知,都不敢大摇大摆出来逛街。”

林晚和陆子池交握的手,微微僵硬了片刻。

陆子池停下脚步。

“子池...”

她有点担心他会冲动骂人。

张兰因为走在最前面,还不时跟身后的导购沟通,反倒什么都没听见。

如果陆子池开口,她肯定也会发现王雅娴,到那个今天的欢乐时光就彻底结束了。

不过他给了林晚一个稍安勿躁地眼神,并没有冲动上前,而是找了个路过的穿着制服的导购,让她把保安叫来。

事关在店里狂购了半天的vip客户,导购恨不得生了翅膀飞去。

不到五分钟,两名身材魁梧的保安,双手垂在身侧,恭敬站在了陆子池面前。

陆子池说话声音很低,听不清他在交代保安什么事。

只见他用修长手指指了指王雅娴两人。

保安也瞬间朝她俩看过去,眼神严肃地上下打量了她俩几眼。

陌生女子有些不安,低声问王雅娴。

“他是什么意思,要让保安赶我们?”

“我们是来购物的客人,怎么可能赶我们走,怕什么!”

王雅娴挺直了脊背。

说是这么说,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打鼓。

她没跟陆子池打过太多交道,但是因为姐姐和夏梓瑶的关系,听说过他的很多事。

陌生女子也认识夏梓瑶,也同样很清楚她被迫离国的前前后后。

王雅娴有些后悔见到林晚那一刻,嘴比脑子还快,脑子还没反应过来,话已经嘲讽出口了。

她们今天就两个女人出门,要是被欺负了,连还手都难。

保安已经朝两人走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