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辞深翻书的动作一顿:“戒指的来历确认了吗。”

“已经确认了,这枚戒指本身是由秦宇晖收藏,也曾经在前段时间的珠宝展上展出过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阮小姐应该也见到了。”

周辞深慢条斯理的开口:“看来,这次的周年庆是非去不可了。”

“这一定是江云逐的陷阱……”

“他手里没有筹码,又怎么设这个陷阱。”

林南道:“好的,我现在去安排。”

周辞深道:“把戒指的照片发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挂了电话,林南的照片立即发了过来。

周辞深点开,将图片放大。

这时候,阮星晚洗完澡出来,一边擦头发一边道:“你看什么呢。”

周辞深放下手机:“没什么。”

阮星晚道:“林南没给你打电话吗?”

周辞深顿了顿:“怎么?”

“他今天不是去提辞呈了,周隽年同意了吗。”

“腿长在他身上,他要走,周隽年也拦不住他。”

阮星晚撇了撇嘴,不过听他这意思,应该是成功了。

她转身进了浴室:“我吹头发去了。”

,content_num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