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家,深夜。

盛锦姝急匆匆走进江玉落的房间,房间的外面已经围了一屋子的人。

她今晚睡的沉,丫头喊了好几次才醒过来,就听说江玉落这边出了事了。

“玉落怎么了?”她问。

“还不清楚,”宋飞燕说:“屋里的丫头说是起夜的时候发现玉落的脸红的不正常,伸手过去一探,就发现玉落在发烧,还怎么都喊不醒。”

“这个时候了,府医今晚刚好有住在外头,就赶紧先把你喊过来了。”

“我去看看。”盛锦姝的心也悬了起来,赶紧进到了内室去。

江玉落躺在床榻上,脸果然都烧红了。

盛锦姝忙给她的腋下塞了一支温度计,又开始给她号脉。

奇怪的是,她除了高烧,却没有别的病灶显示。

“怎么样?”孟秋雨急急的问。

盛锦姝摇了摇:“暂时没有探出大嫂有病……”

“没有病怎么会烧成这样呢?”孟秋雨急了:“怎么还喊都喊不醒呢?”

“我再号一遍。”盛锦姝说,这样的情况她也没有遇到过……

但很快,她的眼睛忽然就亮了下。

“这……这是……喜脉?”

孟秋雨等人:“什么?”

“大嫂有喜了,”盛锦姝说,想了想,恍然大悟般:“我知道了,有一些体质特殊的女子怀孕的时候,身体会出现一些异样。”

“大嫂约莫就是这一类体质特殊的女子,她烧,是她的身体在告诉我们她如今不是一个人了,至于喊不醒,多半是烧引起的。”

“我马上给她降体温,再用金针刺穴,让她尽快的醒过来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